Index   Back Top Print

[ AR  - DE  - EN  - ES  - FR  - IT  - PL  - PT  - ZH_CN ]

教宗方濟各照料受造界祈禱日文告

2016年9月1日

以慈悲對待我們的共同家園

 

聯合東正教的弟兄姐妹們,並在其它基督信仰教會和團體的支持下,天主教會今天舉行一年一度的「照料受造界祈禱日」。這個祈禱日旨在「為每位基督徒及各團體提供一個寶貴時機,藉此更新自己守護受造界的聖召,感謝天主將祂的奇妙化工託付給人類,並為保護受造界呼求祂的助佑,為人類傷害世界的罪行呼求祂的慈悲」[1]

令人極為振奮的是,基督信仰教會和團體以及其它宗教都在關切地球的未來。近幾年來,宗教首領和組織發起眾多創舉,促使輿論更加關注不負責任地濫用地球資源所帶來的危險。我願意提到巴爾多祿茂(Bartolomeo)宗主教和他的前任迪米特里奧斯(Dimitrios)宗主教,他們長期不斷地指責那些損壞受造界的罪行,激發世人關注那導致環境惡化及其問題根源的道德和精神危機。

歐洲大公教會第3屆會議(2007年在錫比烏召開)為回應人們日益關注受造界的完整性,提議舉行一個為期五週的「受造界時期」,從9月1日(東正教紀念天主創造宇宙日)至10月4日(天主教會和某些其它西方傳統紀念亞西西聖方濟各日)。從那時起,這項受到世界基督教會理事會支持的創舉在世界各地啟發了眾多大公性質活動。

可喜的是,促進環境公義、關懷窮人以及負起社會責任的類似創舉正在全世界凝聚了不同宗教背景的人士,尤其是青年。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有信仰者和善心人士,我們都應團結一致,以慈悲對待大地,我們的共同家園;同時珍惜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使之成為人類分享和共融的場所。

一、  大地在呼喊

藉著這份文告,我願意再次與每位居住在地球上的人對話,談論窮人受痛苦和環境遭蹂躪的問題。天主賜予我們一個茂盛的花園,我們卻把它變成一片汙染的「廢墟、荒漠和穢土」(《願祢受讚頌》通諭,161號)。我們不可對生物多樣性的喪失和生態系統的毀壞逆來順受或不聞不問,這些經常是我們不負責任和自私自利的行為所造成的。「因我們的行為,數以千計的物種再也無法以它們的存在來光榮天主,再也無法將它們的訊息傳給我們。我們無權這樣做。」(同上,33號)

地球不斷升溫,部分原因出自人類活動:2015年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2016年可能還會更熱。這種現象導致乾旱、水災、火災,以及越來越嚴重的極端氣候事件。氣候變化也會造成令人心碎的被迫移民危機。世界上的窮人,雖然對氣候變化該負的責任最小,他們卻是最脆弱的群體,並且已深受其害。

整體生態觀清楚顯示,人類彼此相連並與整個受造界相連;若我們糟蹋大自然,我們也在虐待人類。不僅如此,每個受造物都具有其應受到尊重的固有内在價值。因此,讓我們同時聆聽「大地和窮人的呼喊」(同上,49號),設法仔細了解如何能作出恰當和及時的回應。

二、  因為我們犯了罪

天主賜給我們大地,要我們耕種和看守大地(參閲:創二15),對大地持有尊重和均衡使用的態度。無論我們「過量」耕種大地,即短視和自私地濫加開採或者過少予以守護,便是犯罪。

親愛的巴爾多祿茂大公宗主教憑著勇氣,屢次先知性地揭露我們對受造界所犯的罪行:「人類摧毀天主造化中的生物多樣性;人類危害大地的完整性並助長氣候變化,掠奪大地的自然森林或摧毀它的濕地;人類汙染水源、土壤、空氣:這一切都是在犯罪」。事實上,「破壞大自然的罪行就是損害我們自己和違抗天主的罪行」[2]

面對我們的家園正在發生的事,祈願慈悲禧年能喚起基督徒,尤其在懺悔聖事的扶助下,「内心徹底悔改」(《願祢受讚頌》通諭,217號)。在這禧年中,我們要學會尋求天主的慈悲,明認我們至今還不曾承認及告明的傷害受造界的罪行;我們要努力在生態皈依的道路上邁出具體的步伐,清楚意識到我們對自己、對近人、對受造界及對造物主應負的責任(參閲:同上,10、229號)。

三、  良心省察及悔改

在生態皈依的道路上前行,首先需要進行良心省察,學會「感恩和施予,承認世界是天主愛的恩賜,因而樂於自我犧牲並慷慨好施…。皈依也需要以愛心意識到,我們並未與其它受造物脫離關係,而是與它們組成一個絕妙的宇宙共融。身為信徒,我們並非從外,而是從內觀看世界,認出天父將我們與萬物相連的紐帶。」(同上,220號)

天父慈悲為懷、仁愛無量,總是等待祂的每位子女回頭。我們應轉向這位父親,承認我們傷害受造界、窮人和子孫後代的罪行。「由於我們每個人都在製造輕微的生態破壞」,因此必須承認「我們或多或少都對環境的紊亂及毀壞負有責任」[3]。這是在皈依道路上邁出的第一步。

在2000年大禧年中,我的前任聖若望保祿二世邀請天主教徒為過去和現在的宗教不容忍,以及對猶太人、婦女、原住民、移民、窮人和胎兒的不義行為請求寬恕。在今年慈悲特殊禧年中,我也邀請每個人這樣做。作為個人,我們的生活風格對某種被扭曲的幸福文化已習以為常,陷入於「無節制消費多於真正需要之欲望」(同上,123號);我們都身在這體系之中,「它不惜一切代價,強行利潤至上邏輯,不顧社會排斥現象或大自然的毀壞」[4]。因此,我們應懺悔我們正在傷害共同家園的罪行。

經過一番良心省察並決心悔改之後,我們便能告明我們傷害造物主、傷害受造界、傷害我們弟兄姐妹的罪過。「天主教教理讓我們看到,告解亭是一個相遇的場所,在那裡我們因真理而獲得自由」[5]。我們知道,「天主比我們的罪更大」[6],比所有的罪都大,包括傷害宇宙萬物的罪。我們要告明己罪,因為我們願意改過自新。我們在聖事中領受的天主慈悲恩寵將幫助我們悔改。

四、  改弦易轍

良心省察、懺悔和向富於慈悲的天父認罪促使我們決意改變生活。這個意志必須化為更加尊重受造界的具體態度與行為,例如謹慎使用塑料和紙張,不浪費水、食物和電能,將垃圾分類,細心對待其它生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拼車出行等等(參閲:《願祢受讚頌》通諭,211號)。我們不應以為這些極微薄的努力無濟於改善世界。這些努力「雖然有時看不到,卻在大地激起那總是不斷在散播的美善」(同上,212號),鼓勵人活出「一種先知性和默觀的生活方式,滿懷喜樂卻不沉迷於消費主義」(同上,222號)。

同樣地,決意改變生活也要求我們為建設自己的文化和社會作出貢獻。的確,「照料大自然是屬於共同和共融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同上,228號)。經濟和政治、社會和文化,都不可被短淺目標和尋求即刻的經濟回報或選舉效益的思維所宰制。相反地,急需要將它們重新引向公益,包括可持續發展和照料受造界。

世界南北半球之間的「生態債務」便是一個具體情況(參閲:同上,51-52號)。償還這筆債務意味著需要關心較貧窮國家的環境,向它們提供金融資源和技術協助,幫助它們處理氣候變化所造成的後果並促進可持續發展。

保護共同家園需要一種不斷增長的政治共識。在這層意義上,令人欣慰的是,世界各國於2015年9月採納《可持續發展目標》,並於同年12月通過了《巴黎氣候變化協議》,力求達到限制全球升溫這個需要付出努力卻極其重要的目標。現在,各國政府有責任遵守他們所作出的承諾;企業也應盡到自己的責任;而各國人民則應堅持要求當局落實這目標,甚至於提倡更遠大的目標。

因此,改弦易轍即在於「嚴格遵守保護受造界免遭各種傷害的原始誡命,無論是為我們自己還是為其他人的福祉」[7]。這個提問能幫助我們專注於目標上:「我們希望給子孫後代和正在成長的孩子留下一個怎樣的世界?」(《願祢受讚頌》通諭,160號)

五、  一種新的慈悲善工

「沒有任何事物能比一個慈悲舉動更令我們與天主結合;因為上主以祂的慈悲寬恕我們的罪過,也賜予我們恩寵好以祂的名實行慈悲善工」[8]

我們可以改述聖雅各伯的話說,「沒有行為的愛德是死的…。隨著今日全球化世界的變遷,一些物質和精神上的貧窮也在增加:我們應讓愛德的想象力得以發揮,好能找到新的行動方式。這樣一來,慈悲之路將會變得越來越具體」[9]

基督信仰生活包括實行傳統的七端形哀矜和七端神哀矜(身體和精神上的慈悲善工)[10]。「通常我們都會分別看待每一個慈悲善工,把它們與某一項事業相連起來:建立醫院照顧病人,開設食堂使飢餓者得飽飫,提供住處幫助流落街頭者,創辦學校教育有需要者,設立告解亭和靈修指導幫助那些需要得到建議和寬恕的人。然而,我們若從整體上看所有的慈悲善工,我們會發現其實施予慈悲的對象乃是人類的總體生活」[11]

顯然,人類的總體生活也包括照料共同家園。因此,請允許我在傳統的十四端神形哀矜上加以補充,願照料共同家園也包括在慈悲善工之列。

精神上的慈悲善工要求我們在照料共同家園時,「以感恩之心默觀天主創造的世界」(《願祢受讚頌》通諭,214號),這樣「我們就會發現天主藉著每一個受造物向我們傳授祂的訓誨」(同上,85號)。身體上的慈悲善工則要求我們在照料共同家園時,「藉著日常生活中單純的舉動來打破暴力、剝削和自私的邏輯…,使慈悲在所有力求建設更美好世界的行動中彰顯出來。」(同上,230-231號)

六、  結論:請大家祈禱

儘管我們有罪並要面對艱巨的挑戰,但我們絕不失去希望:「造物主沒有遺棄我們,從未放棄祂愛的計劃,也不後悔創造了我們…,因為祂已經與我們的大地緊密結合在一起,祂的愛不斷催促我們去尋找新途經」(同上,13、245號)。讓我們特別於9月1日,然後也在整個一年中獻上我們的祈禱:

「窮人的天主啊!

求祢幫助我們解救這世上被遺棄和被遺忘的人,

他們在祢眼中是如此的寶貴…。

 

慈愛的天主啊!

求祢指示我們在這世界的何處做祢的工具,

愛世上的所有受造物。」(同上,246號)

 

慈悲的天主啊!

求祢讓我們蒙受祢的寬恕,

並在我們整個共同家園中傳播祢的慈悲。

 

願祢受讚頌!

阿們。

發自梵蒂岡

2016年9月1日


 
[1] 欽定「照料受造界祈禱日」信函,2015年8月6日。

[2] 在加利福尼亞聖芭芭拉的講話(1997年11月8日)。

[3] 巴爾多祿茂一世,保護受造界祈禱日信函(2012年9月1日)。

[4] 全球人民運動第二屆大會講話,2015年7月9日於玻利維亞聖克魯斯。

[5] 司鐸慶祝禧年活動第三場避靜默想,2016年6月2日於聖保祿大殿。

[6] 公開接見,2016年3月30日。

[7] 巴爾多祿茂一世,保護受造界祈禱日信函(1997年9月1日)。

[8] 司鐸慶祝禧年活動第一場避靜默想,2016年6月2日於聖若望拉特朗大殿。

[9] 公開接見,2016年6月30日。

[10] 形哀矜七端:饑者食之;渴者飲之;裸者衣之;收留旅人;照顧病人;探望囚者;埋葬亡者。神哀矜七端:解人疑惑;教導愚蒙;勸人悔改;安慰憂苦;恕人侮辱;忍耐磨難;為生者亡者祈求。

[11] 司鐸慶祝禧年活動第三場避靜默想,2016年6月2日於聖保祿大殿。

 

 



© Copyright -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