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ack Top Print


獻身生活年

教宗方濟各
致全體度獻身生活者書函

台灣天主教修會會士協會 出版

[Multimedia]


 

親愛的度獻身生活的弟兄姊妹們:

我以伯鐸繼承人的身分寫信給你們,主曾託付伯鐸,堅定他弟兄和姊妹們的信德(參路廿二32)。可是我也以弟兄的身分寫信給你們,因為我也如你們一樣,奉獻給了天主。

我們一起感謝天父,祂召叫了我們跟隨耶穌,完全接受福音並服務教會;祂又將聖神傾注我們心中,聖神是我們的喜樂之源,是我們在世界前,見證天主的愛和慈悲。

為了回應你們中不少的人,以及獻身生活及使徒團體部的要求,我決定了在《教會憲章》公佈第五十週年,宣佈為獻身生活年,該憲章在第六章,以及有關修會生活革新的《完美愛德法令》中談到修會會士。獻身生活年將於2014年11月30日將臨期第一主日開始,並於2016年2月2日獻耶穌於聖殿慶日結束。

在與獻身生活及使徒團體部討論後,我選擇了聖若望保祿二世,在第三個千年開始,給予整個教會的目標。以某種意義來說,他重申先前在世界主教代表會議後,所寫的《獻身生活》勸諭,他說:「你們不僅有可記憶和細說的光榮歷史,還有要完成的偉大歷史!瞻望將來,聖神派遣你們要做更偉大的事。」(110號)

 

一、獻身生活年的目的

1. 第一個目的是「以感恩的心」面對過去。我們所有的修會,都是富有神恩歷史的繼承者。在它們的開始,我們看到天主的手,祂在聖神內,召叫一些人更密切地追隨基督,把福音詮釋為一種生活方式,以信德的眼光,看時代的訊號,並以創意回應教會的需要。這種起初的經驗逐漸成熟和發展,在新的地理和文化的背景中,汲取新的成員,並且興起實踐神恩的新途徑,表達使徒愛德的新方法。就像種子成了大樹,每個修會成長而伸展它們的樹枝。

在這一年中,每一個神恩家庭,適合反省它們的創始和歷史,為了感謝天主賜給教會美化她的不同恩典,並裝備她作各種善事(參《教會憲章》12)。

為了保持我們的特色,加強我們結合如一個家庭,以及我們共同的歸屬感,細說我們的歷史是必要的。這不但是一種考古,或是單純的懷舊,也要求追隨前輩們的足跡,為的是把握啟發會祖及初創團體的崇高理想、遠見和價值。如此,我們可以看出神恩如何在過去年代中生活出來,它如何激勵了創意,遭遇到的困難,以及克服那些困難的方法。我們也可能遇到矛盾的情況,那是人性弱點的結果,有時是疏忽了神恩的某些主要觀點。可是概括而論,一切都是有益的,可作為悔改的召喚。細說我們的歷史,就是讚美天主,感謝祂的一切恩惠。

我們特別感謝天主,梵二大公會議後的這五十年。大公會議象徵了聖神加予整個教會的一口「氣息」。因此,獻身生活進行了革新的有利途程,儘管有其光明和黑暗,曾是恩寵的時刻,顯示聖神的臨在。

希望獻身生活年,也是謙卑地承認我們軟弱的機會,完全信靠天主,因為祂是愛(參若十四8),在軟弱中,我們經歷到主的慈愛。願這一年,成為將有力而又喜樂的見證聖德和活力展現於世界的機會。這些聖德和活力,顯示在許多獻身生活中追隨耶穌的人。

2. 這一年也叫我們「以熱情活在當下」。以感恩的心紀念過去,同時仔細聆聽今日聖神給教會所說的一切,引導我們更完全地實施我們獻身生活的要點。

從隱修制度開始到現代的「新興團體」,每種形式的獻身生活,都是出於聖神的跟隨耶穌的召叫,一如福音所教導的(參《完美愛德》2)。為許多會祖和會母來說,福音是絕對的規律,其他規律只是福音的一種表達,且是圓滿地度福音生活的方法。為他們來說,理想就是基督;他們致力於內心與基督的結合,然而可以像聖保祿一樣的說:「為我來說生活就是基督」(斐一21)。他們的聖願實是這項熱愛的具體表現。

在這一年中,我們當問自己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對福音的挑戰開放,福音是不是我們日常生活的真正「手冊」,是我們要做決定的指引。福音是有要求的:要求徹底和正直地生活。單是讀福音是不夠的(即使誦讀和研讀聖經是重要的),只是默想福音也是不夠的(每天我們快樂地默想福音)。耶穌要求我們實踐福音,將祂的話在我們的生活中實現。

再次,我們要問自己:耶穌真正是我們首要的和唯一的愛嗎?我們在宣發聖願時,曾經如此許下過。只有祂是唯一的愛時,我們才能以真理和慈悲去愛,愛每一個我們遇到的人。因為我們會從耶穌學習到愛的意義和實踐。因為我們有了祂的心,才能愛。

我們的會祖和會母,分享了耶穌自己的憐憫,當祂看到民眾猶如沒有牧人的羊群。像耶穌一樣,祂以同情的心說出祂慈祥的話,治癒病人,給飢餓的人食物,犧牲祂自己的性命,我們的會祖和會母,以不同的方式,為聖神派給他們的人服務。他們以代人祈禱、宣講福音、教授要理、教育、服務貧窮和弱小者等,服務大眾。愛德的創新是無止境的。可以找到許多將福音的「新意」,帶給每種文化和社會各個角落的嶄新途徑。

獻身生活年挑戰我們,審查我們是否忠於託付我們的使命。我們的職務、工作和臨在,是否符合聖神對我們會祖和會母的要求?它們是否適合今日在社會和教會中,擔負起那些同樣的職務和工作?是否對我們的民眾,我們還有同樣的熱情,與他們相連分享他們的喜樂,分擔他們的痛苦,真正了解他們的需求而幫助他們呢?聖若望保祿二世曾說:「這種引領你們會祖的慷慨和自我犧牲,現在應該啟發你們,他們的神子們保持此神恩,因喚醒他們的聖神力量,不斷地豐富和適應它,同時不失去他們獨有的特色。是你們要利用這些神恩,為教會服務,並為基督王國圓滿來臨而努力」[1]

憶起我們的創始,照亮獻身生活的另外一點,我們的會祖受到宗徒們與基督的同心合意所吸引,也受到耶路撒冷初期團體的友誼所吸引。在建立他們自己的團體時,他們每個人都設法複製那些福音生活的模式,能夠一心一德,安享主的親臨(參《完美愛德》15)。

以熱情活在當下,是指成為「共榮團契的專家」,「『合一計劃』的見證和設計師,合一是人類歷史在天主計劃中的頂點」[2]。在一個兩極化的社會,不同文化經驗到彼此相處的困難,在無能力的人遭受壓迫,充塞了不平等的地方,我們當提供團體的具體模式,承認每個人的尊嚴,分享我們的不同天賦,使能如弟兄姊妹般生活。

因此,要成為共融的男士和女士!有勇氣臨於衝突和緊張之中,成為聖神臨在的可信標記,祂在人心中,啟發萬眾一心的熱情(參若十七21)。活出「相遇的奧祕」,它引發「聆聽的能力,聆聽別人;一起尋求方法和途徑的能力」[3]。依天主聖三的相愛關係而生活(參若十四8),聖三是一切人際關係的模範。

3. 「以希望擁抱將來」該是今年的第三個目的。我們都知道不同形式的獻身生活,目前經歷到的困難:聖召減少、會士年長、尤其在西方世界;自全球的金融危機產生的經濟問題;國際化及全球化的問題;相對論帶來的威脅;孤獨感和社會的冷漠等。可是正是在我們與許多同時代的人,共同忍受的這些不安,要求我們練習望德,它是我們對歷史的主宰信賴的果實,祂不斷地告訴我們:「不要怕……,因為我與你同在」(耶一8)。

這種希望不是根據統計或成就,而是基於那位我們信賴的主(參弟下一2),為祂「沒有不可能的」(路一37)。這就是不會使人失望的希望,是能使獻身生活在將來繼續寫完偉大歷史的希望。這是我們常該追求的將來,意識到聖神傾注我們心中,祂和我們一起可以做大事。

因此我們不要陷於誘惑,以數字和效率看事情,不要信賴你們自己的能力。在審視你們的生活遠景和現況時,要謹慎和警覺。我與本篤十六世一起,奉勸你們不要「加入命運先知的行列,他們宣布今日教會獻身生活的沒落或是毫無意義,而要穿上耶穌基督和光明的盔甲,一如聖保祿所強調的(參羅十三1-14),保持清醒和警覺」[4]。讓我們信賴主,重新出發。

我們願意向你們年青人說一句話。你們是現代的,因為你們已經積極參與了你們修會的生活,提供一切清新的和你們慷慨的「是」(回應)。同時你們也是未來的,因為你們不久要擔任你們團體的生活、培育、服務及使命的領導角色。這一年,要看到你們主動地與上一代的人對話。你們應以手足之情,因他們的經驗和智慧而富裕。同時,用你們的力量和熱情啟發他們,收復他們原創的理想。這樣,整個團體能一齊找到新的活出福音的方法,更有效地回應見證和宣報的需求。

我也高興知道,在這一年,你們有機會與其他不同修會的年青會士聚會。希望這種聚會,成為促進共融團結、互助合一的定期途徑。

 

二、獻身生活年的期望

我特別希望從這獻身生活恩寵年得到什麼?

1. 古代的話常能是真的;「那裏有會士,那裏就有喜樂」。我們被召認知並顯示,天主能使我們的心,充滿喜樂。我們不必從別處尋求幸福,我們團體中找到的真正手足之情,能增加我們的喜樂,而我們完全自我奉獻在教會中服務,為家庭、青年、長輩和窮人的服務,都能帶給我們個人一生的成就。

我們中任何人都不該憂鬱、不滿和不樂,因為「一個憂愁的門徒是一個差勁的門徒」。與別人一樣,我們有我們的苦惱,我們心靈的黑夜,我們的失望和疾病,年老時經驗到退化。但在這一切事上,我們應該可以發現「完美的喜樂」。因為正是這樣,我們可以學習認出基督的面目,祂在一切事上與我們相似,並且高興知道我們漸漸與祂相似,祂為了愛我們,沒有拒絕十字架的痛苦。

在這個崇尚效率、健康和成就,忽視窮人和摒棄「失敗者」的社會,我們可以真正以我們的生活,見證聖經的話:「當我軟弱時,我才是堅強的」(格後十二10)。

我們可以將本篤十六世的話,應用到獻身生活上,我在《福音的喜樂》勸諭中,曾引用過他的話說:「教會成長並非取決於誘人入教,而是靠吸引力」(14號)。獻身生活的繁榮,不是輝煌的聖召計畫的結果,而是因為我們遇到的青年人,覺得我們有吸引力,因為他們看到我們快樂!同樣,獻身生活的使徒工作成果,不是依靠其方法的效率。它是靠你們生活的打動他們,你們那散發喜樂,和活出福音的美妙,以及充分地跟隨基督。

猶如我在去年聖神降臨節的前夕,向教會各個運動的成員說過的:「基本上,教會的力量是依福音而生活,為我們的信仰作證。教會是地上的鹽,世界的光。她被召在社會中,成為天主國的酵母,她主要以其見證,她手足之愛的見證,以與別人分享和守望相助而臨在」(2013年5月18日)。

2. 我指望你們「喚醒世界」,因為獻身生活的特徵是先知性。我曾對總會長們說過:「徹底的福音生活,不只是為會士的,也要求每個人如此。可是會士們以特殊方式跟隨主,以先知性方式追隨祂。」這是現在優先需要的:「成為先知去作證耶穌是如何生活在世的…一個會士總不應該放棄做先知」(2013年11月29日)。

先知們自天主接受細察他們生活時代的能力,並詮釋事件:他們就像哨兵,在黑夜中守望,並感受晨曦的到來(參依廿一11-12)。先知認識天主,也認識男人及女人,這些人是先知們的弟兄和姊妹。先知們能辨別和揭發罪惡和不公。因為他們是自由的,他們除了天主外,不欠任何人,他們只對天主關注。先知們趨向於窮人和弱者,因為他們知道天主自己站在他們一邊。

因此我相信,不是活在什麼烏托邦中,你們常會找到製造「其他可選擇的空間」的方法,在其間福音的自我奉獻、手足之誼、接納不同的、彼此相愛,能夠繁盛。隱修院、團體、靈修中心、學校、醫院、家庭居所,這些都是你們的神恩產生的愛德和創意,要以不斷的創新,繼續讓它們存在。它們應該不斷地成為,受福音啟發的社會的酵母,一座「山上的城」,它證明耶穌的話的真實和力量。

有時,你們會像厄里亞和約納一樣,感到要逃跑的誘惑,放棄做先知的工作,因為太苛求,使人厭煩,或似乎是沒有成果的。可是先知們知道他們絕不孤獨。就如天主對耶肋米亞般,鼓勵我們說:「不要怕他們,因為我和你在一起將你脫困」(耶一8)。

3. 男女修會會士,一如其他的獻身生活者,我說過,被稱為「共融團契的專家」。我希望這「共融的靈修」,如聖若望保祿二世特別強調的,成為事實,並使你們能在最前線,在新的千年,回應「面對我們的大挑戰」,「使教會成為共融之家和學堂」[5]。我深信在這一年,你們會盡一切努力,使你們的會祖所追求的手足之誼的理想,能伸張至各地,一如同心圓一樣。

共融首先是生活在每個修會的各個團體之內。對此目的,我要求你們想想我多次提及的批評、閒話、妒嫉、猜忌、敵對,以及做法,這一切不該在我們的屋內發生。展現在我們前的愛德,幾乎是無盡的,因為它要求彼此接納和關懷,實踐物質和屬靈事物的共享,手足般的糾正,尊重那些軟弱的……。這是「生活一起的奧祕」,它使我們的生活「如一種神聖的旅程」[6]。我們需要問我們自己,我們對不同文化的人的關係,因為我們的團體不斷地在國際化。如何讓每一個會士,能自由地表達他或她的想法,接納他或她的特殊天賦,真的完全共同負責?

我也希望不同修會的會士之間,發展共融團結。期望這一年為我們是一個機會,勇敢走出我們自己修會的領域,在地方的和全球的層面,對有關培育、福傳及社會活動的計畫,一起工作。這樣可以更有效地做先知性的見證。不同神恩和聖召者之間的共融和相遇,能打開希望的路。沒有人可以單獨以他或她的努力,對將來有所貢獻,而是把他或她視為真正共融的一部分,它是對相遇、對話、仔細聆聽和彼此相助一直開放的。這樣的共融,使我們對自我欣賞的毛病,打了預防針。

獻身生活的男女會士,也被召與教會其他一切聖召有真正的相互作用,從與司鐸和平信徒開始,為了「廣傳共融靈修,首先是在他們的內修生活中,然後在教會團體內,甚至超越其界限」[7]

4. 我也期待你們如同我向教會的所有成員所要求的:走出你們自己,邁向生活的周遭。「走向全世界」,這是耶穌向祂的門徒們說的最後幾句話,祂繼續向我們說這些話(參谷十六15)。整個世界在等我們:那些失去希望的人、困難中的家庭、被遺棄的兒童、沒有將來的青年人、長者、病人及被棄的人、那些富有世上財物而內心卻窮困的人、為了追求生活的男女、渴求天主的人等。

你們不要封閉自己,不要因瑣碎的小事而消沉,不要為你們自己的問題所綁架。假如你們走出去,幫助別人解決他們的問題,且宣報福音,以上的一切都會解決。你們因為給予生命而得生命,給人希望而有希望,給予愛而獲得愛。

我要求你們具體地歡迎難民,接近窮人,尋找講授要理,宣揚福音和教人如何祈禱的創新方法。為此,我希望結構可以簡化,廣大的修會會院,為了工作而重新整理,使更好的回應目前福傳和慈愛的需求,使徒工作依新的需求而調整。

5. 我希望每一種形式的獻身生活團體詢問,今天天主和大眾要求他們的是甚麼。

隱修院和主要是默觀的團體,可以相聚交換祈禱生活的經驗,設法加深與整個教會的共融,支援受迫害的基督徒,歡迎並幫助那些尋求深切靈修生活的人,或要求道德的或是物質幫助的人。

那些從事慈善工作,教學和文化事業,宣傳福音或是負責特殊牧職的修會也可以這樣做。俗世會,它們的成員存在社會的各個層面,也可以這樣去做。聖神的創新曾產生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活動,無法容易地將它們歸類,或歸納在現成的樣板中。因此我無法向每一個形式的神恩說話,在這一年,沒有人可以逃避嚴正地審查他或她在教會生活中的臨在,回應不斷要求我們的新需求,以及窮人的哭訴。

唯有以這種對世界需要的關切,以及對聖神鼓吹的順服,此獻身生活年才能成為真正的 Kairos,就是富有天主恩寵的時刻、改變的時刻。

 

三、獻身生活年的願景

1. 以這封信,我們不但願意向度獻身生活的人說話,我也願向平信徒說話,他們與獻身生活者分享同樣的理想、精神和使命。有的修會對此有長久的傳統,其他修會的經驗較近代。的確,在每個修會,每一個使徒生活團和俗世會,都有一個大家庭,一個「神恩性家庭」,它包括認同同一神恩的修會,尤其是感覺被召的平信徒,分享同一的神恩性事實。

我敦促你們身為平信徒,度此獻身生活年,是使你們更意識到是自己領受到恩惠的一項恩寵。要與你們的「大家庭」一起慶祝,使你們今日在社會中成長,並一起回應聖神的激勵。在不同修會獻身的男女會士聚在一起時,你們自己要設法臨在,作為對天主的一種恩惠的表示。這樣,你們會認識其他神恩家族和其他平信徒團隊的經驗,因而有機會彼此充實和支持。

2. 獻身生活年不但關係獻身生活的人,也關係到整個教會。為此,我請求整個基督子民,不斷意識到我們許多男女修會會士臨在的恩典,他們是繕寫基督宗教歷史的大聖人們的後裔。假如教會沒有聖本篤和聖巴西略,沒有聖奧思定和聖伯爾納,沒有聖方濟和聖道明,聖依納爵樂耀拉和聖大德蘭,聖安琪里加、梅利奇,以及聖萬桑保祿,教會會成什麼樣子。聖人名單可以追述到聖鮑思高和加爾各達的真福德蕾莎。真福保祿六世曾指出:「沒有這些具體的標記,那激勵整個教會的愛德,有逐漸冷卻的危險,福音的救恩警世言詞不再鋒利,信仰的『鹽』會在走向俗化的世界失去味道」(《福音見證》3)。

因此,我邀請每個基督徒團體,體驗這一年,作為感謝天主及記起我們不斷領受恩惠的時刻。由於會祖和會母們的聖德,以及那麼多的獻身生活者表露出他們對神恩的忠誠。我要求你們與他們更接近,與他們一起高興,分擔他們的困苦並盡量幫助他們的職務及工作,因為這些工作也是整個教會的工作。讓他們知道,整個基督子民對他們的愛和熱情。

3. 在此書信中,我毫不遲疑地向其他屬於非天主教傳統教會的獻身生活的人和團體,說一句話。隱修制度是未分開的教會的遺產之一,在東正教會和天主教會中,還是非常活躍。隱修傳統,以及西方教會尚是合一的時代的經驗,啟發了更正教會團體中的類似創意。這些繼續產生更多的友愛團體和服務。

獻身生活及使徒團體部計劃了一些相聚的辦法,幫助不同教會中的獻身制度和團體的人。我誠懇地鼓勵這種聚會,作為增加彼此了解、尊重和彼此合作的途徑,為使獻身生活的大公運動,能有助於所有教會的合一行程。

4. 我們不能忘記隱修制度的現象,以及在所有偉大宗教中有的宗教團體。有一些實例,有些是經年累月的,包括天主教會和某些大的宗教傳統間的,隱修院之間的對話。我深信獻身生活年,將是一次機會,檢視已有的進度,使獻身生活者覺察這類對話,並且看看可以採取那些步驟,走向更大的彼此了解,在許多服務人類生命的共同領域上,有更大的合作。

一齊行走常帶來充實富裕,並能對人民和文化之間的關係,打開新的途徑,這一點今日看來似乎那麼困難。

5. 最後,我向我的主教弟兄們說幾句話。希望這一年成為欣然接受獻身生活會的機會,作為貢獻整個基督奧體的屬靈資源(參《教會憲章》43),而不單是個別修會團體的資源。「獻身生活是給教會的恩典,自教會誕生,在教會中成長,它是完全指向教會的」[8]。為此,正是因為是給教會的恩典,它不是孤立的或是邊緣的實體,而深切地是教會的一部分。它是教會心中,其使命的重要因素,表達了基督徒聖召和教會渴望的深刻本性,是與其唯一淨配結合的新娘。如此,「獻身生活絕對屬於教會的生命和聖德」(同上,44)。

為此,我要求你們,個別教會的牧人們,在你們團體中推動不同神恩,表示特別的關切,無論是歷史久遠的或是近代的。我要求你們支持和鼓勵,幫助辨別,在某些獻身生活者可能遭受到的受苦和軟弱的環境上,表達你們的慈心和愛的陪伴。尤其是教育天主子民有關獻身生活的價值,使其美和聖德,在教會中發光。

我將此獻身生活年託付給瑪利亞,她是聆聽和默觀的童貞,她愛子的第一位門徒。讓我們仰視她,天父至愛的女兒,祂賦予了她一切恩寵,她是所有追隨基督,愛天主並為近人服務者的無人可超越的模範。

 

最後,我與你們一起,感謝主慈祥地給了我們此恩典和光明,並以我的宗座降福陪隨你們。

 

教宗方濟各

發自梵蒂岡

主曆2014年11月21日聖母獻堂慶日

 

 

(台灣天主教男女修會會長聯合會恭譯)


 
[1] 新世界福傳五百週年,宗座致拉丁美洲修會會士牧函《福音之路》(1990年6月29日),26。
[2] 獻身生活及使徒團體部《會士與人類進步》(1980年8月12日),1980年11月12日《羅馬觀察報》附錄,第1- 8頁。
[3] 2014年5月2日,教宗向羅馬的宗座公學和宿舍的院長及學生談話。
[4] 教宗本篤十六世,2013年2月2日,「獻耶穌於聖殿慶日」講道辭。
[5] 《新的千年來臨之際》牧函(2001年1月6日),43。
[6] 《福音的喜樂》勸諭(2013年11月24日),87。
[7] 若望保祿二世《獻身生活》勸諭(1996年3月25日),51。
[8] 貝爾高利奧主教於1994年10月13日,在世界主教代表會議中發表之談話。

 



© Copyright -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