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Back Top Print

[ AR  - DE  - EN  - ES  - FR  - IT  - PT  - ZH_CN  - ZH_TW ]

 

教宗方濟各

2018 年第2 屆世界窮人日文告


1.「卑微(貧困)的人一呼號,上主立即俯允」(詠三四7)。我 們許多的兄弟姊妹,通常我們慣於稱之為「貧窮的人或卑微的 人」,他們經歷著各種不同的痛苦和被邊緣化的情況;當我們受 召予以面對時,聖詠作者的話語,成為我們的話語。寫這些話的 人,並不見外於這些狀況;正好相反,他直接經歷了貧窮,卻仍 然把它轉變為對上主的讚美與謝恩。今天,這段聖詠也容許我們 深入這許許多多不同形式的貧窮,並去了解誰是真正的窮人;我 們受召要正視他們,以聆聽他們的吶喊,並認知他們的需要。

首先,我們得悉,上主垂聽那些向祂呼喊的窮人,並且善待那些 想在祂內尋求庇護的人;他們的心靈因悲傷、孤獨和被遺棄而破 碎。祂垂聽那些尊嚴被踐踏,卻仍然有勇氣舉目望天,為能領受 光明與慰藉的人。祂垂聽那因虛假正義之名而受迫害的人,那些 被不公義的政策所壓迫的人,以及那些受暴力脅迫的人;他們都 知道只有天主是他們的救主。從這祈禱,流露出來的,首先是要 全然交託並全心信賴天父的感覺──祂會垂聽並接納。「神貧的 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五3)。正因如此,我們得 以更深入地了解,耶穌透過這端真福所要宣講的是什麼。

這獨特的經驗,就算使用許多方法,也都不足以,也不可能全然 的表述,但我們依然渴望將之傳達給別人,首先就是向所有如同 聖詠作者那樣貧窮卑微、遭受遺棄和被邊緣化的人們。事實上,任何人都不應自覺被天父的愛所排拒,尤其是在一個經常高舉財 富為首要目的,並引導我們走向自我封閉的世界裡。

2. 聖詠第三十四首用三個動詞來凸顯窮苦卑微人的態度以及他 與天主的關係。首先是「呼號」。貧窮的狀況是無法以一言道盡 的,但卻轉而成為上達天主耳中的一種呼號。窮苦卑微人的呼號 要傳達什麼?不就是他的痛苦和孤獨,妄想和希望嗎?我們可捫 心自問:這種呼號能上達到天主台前,卻怎麼無法進入我們的耳 朵,我們甚至漠不關心、冷淡無情?在像世界窮人日這樣的日 子裡,我們受召去作一次嚴格的良心省察,以明白我們是否真有 能力聆聽窮苦卑微的人。

為了能認出他們的聲音,我們必須在靜默中聆聽。如果我們講太 多,就無法聆聽他們。許多企圖解決問題的行動,雖是有價值的 和必要的,但我恐怕它們只是使行動者得到自我滿足,而沒有使 窮苦卑微人的呼號得到聆聽。事實如此,當窮人的呼號響起,我 們卻未能有一致的反應,無法同理他們的情況。眾人都被困在一 種文化裡,即一種孤芳自賞且過分自我照顧的文化,以致於以為 一個利他的舉動已經足夠,不需要藉此投身其中。

3. 第二個動詞是「回應」。聖詠作者說,上主不僅垂聽窮苦卑微 人的呼號,而且也回應。祂的回應──整部救恩史都可以證實--是充滿愛的分享,設身處地為貧窮人著想。當亞巴郎向天主表 達自己渴望能有後裔時,雖然他和他的妻子撒辣依當時都已年 老、且仍無子嗣(參閱:創十五1-6),但天主回應了。也正因如 此,梅瑟藉由那焚而不毀的荊棘叢的火得到啟示,知道了天主的 聖名,又得到使命,要帶領以色列人民出離埃及(參閱:出三 1-15)。天主的回應,在以色列子民行經曠野時,不斷地重新獲 得確認:不論當他們感到飢渴交迫時(參閱:出十六1-16;十七 1-7),或者當他們陷於更淒慘的境況之中,即背棄天主的盟約及 敬拜偶像。(參閱:出三二1-14)

天主常用救援的行動來回應貧窮者的呼號,以治療靈魂與肉體的 創傷,並伸張正義,幫助他們重新度有尊嚴的生活。天主的回應 也是一項請求,為使所有相信祂的人們,能盡人之所能,效法祂 的作為。但願世界窮人日成為散布世界各地的全體教會一個予 以各個地方,各種不同窮人的微小回應,讓他們的呼號不致於落 空。它在貧困沙漠中很有可能如同一滴水;但它也可以為所有處 於急需中的人們,成為一個彼此分擔的記號,使他們能經驗到一 個弟兄或一位姊妹積極主動的臨在。那些貧窮卑微人所需要的,不是權勢的授予,而是那許多聆聽他們呼號的人們,能投身他們 的生活。信友們的關心不能被限定成一種援助而已,儘管在一開 始可能有必要,也合宜,而是一種「愛的殷勤」(《福音的喜樂》 199),那能使人因此備感尊榮,並為尋求他的最大益處。

4. 第三個動詞是「釋放」(liberare)。聖經中的貧窮人篤信天主 會為著他們的好處,適時介入他們的生活,讓他們重獲尊嚴。貧 窮其來有自,是由於自私、驕傲、貪婪,和不公義所造成的。這 些罪惡,自有人以來,就已存在,許多無辜的人亦被牽連其中,身受其害,就社會面帶來悲慘的後果。天主釋放的行動,為那些 向祂表露自己憂傷與痛苦的人們,是一項救恩的行動。貧窮的牢 獄,已因天主的干預,為祂的德能所摧毀了。許多篇的聖詠都陳 述並頌揚救恩史,它在貧窮人的個人生命中,反映出來:「祂沒 有輕看或藐視卑微人的苦痛,也沒有向他掩起自己的面孔,而卑 微人的一呼號上主,上主立刻俯聽。」(詠二二25)

能仰瞻天主的面容,這是一個記號──祂的友情、祂與我們接近 的記號,是祂救恩的標記,「因為祢曾俯視了我生命的慘狀,體 會了我心靈所受的悲傷;…反而使我穩立於廣闊之處」(詠卅一 8-9)。給貧窮人的提供一處「廣闊的空間」,也就是等於「救他 脫離獵人的繩」(參閱:詠九一3),在他行走的道路上,為他移 開那已伸張的陷阱,使他能夠快速的行走,並以平靜的眼光看待 生命。天主的救恩,像一隻向貧窮的人伸開的手,給予迎接、保 護,並且容許他經驗到他所需要的友情。從具體而可碰觸的接近 開始,一條真實的釋放之路才能顯露出來:「每個基督徒和每個 信仰團體都蒙召成為天主的工具,為窮人的脫貧和進步效力,讓 他們能完全融入社會。這要求我們對窮人的呼喊要珍而重之、細 心留意,並幫助他們。」(《福音的喜樂》187)

5. 許多窮人認同馬爾谷福音中所說的巴爾提買(參閱:谷十 46-45),這是使我感動的原因。瞎子巴爾提買「坐在路旁乞討」 (46 節),聽到耶穌經過,「就喊叫說:『耶穌,達味之子,可憐 我吧!』(參閱:47 節)。「許多人就斥責他,叫他不要作聲,但 他越發喊叫」(48 節)。天主子垂聽了他的呼號:「你願意我給你 做什麼?」瞎子回答說:「師傅!叫我看見!」(51 節)。福音的這 一章節實現了聖詠中所宣告的承諾。巴爾提買是一個貧窮的人,失去視力及工作的基本能力。時至今日,有多少情況導致在生活 上各式各樣的不穩定!儘管人類非常進步,然而缺乏基本生存之 道、因疾病導致工作能力下降而被邊緣化、不同形式的社會奴役  等等情況仍然存在。今天有多少窮人如同巴爾提買一樣,坐在路 旁思索他們生存的意義!有多少人在自問,為什麼他們會淪落至 此,以及如何能由此跳脫!他們等待著有人來接近他們並且說:「放心!起來!祂叫你呢!」(49 節)

不幸的是,現實發生的經常與此相反;窮人們所聽見的,都是斥 責的聲音,要求他們不要作聲,要忍耐。這些都是荒腔走板的聲 音,出於對窮人的恐懼;他們不但被認定是窮困者,更被視為是 不安全感和不穩定性的帶原者,他們打破日常生活的習慣,因 此,必須予以排拒及遠離。我們傾向於在窮人與我們自己之間,拉出距離,卻沒有發現,如此的行為,使我們遠離了主耶穌;祂 從不排拒他們,反倒召叫他們到祂那裡去並給他們安慰。針對在 此情況信徒應有的生活方式,先知的話語,格外適切:「我所中 意的齋戒,豈不是要人解除不義的鎖鏈,廢除軛上的繩索,使受 壓迫的人獲得自由,折斷所有的軛嗎?豈不是要人將食糧分給飢 餓的人,將無地容身的貧窮人領到自己的屋裡,見到赤身露體的 人,給他衣穿……」(依五八6-7)。如此的行為,使罪可以得到  寬赦(參閱:伯前四8),使正義在它的道路上行走,而有一天 當我們向上主呼號時,祂也將回答我們說:「我在這裡!」(參閱:依五八9)

6.貧窮的人是第一批有能力認識天主臨在的人,並在他們的生命 中,見證他們與天主的親近。天主信守祂的承諾,並且在黑夜的 昏暗中,祂也不缺少祂的愛與祂慰藉的溫暖。然而,為克勝貧窮 的劣勢,必要的是,他們要察看到有弟兄姊妹關心他們,並使他 們感受朋友之愛和家人的歸屬感,藉此打開他們的心和他們生命 的門窗。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發現「拯救的力量在運作」,並 「把他們放在教會生活的中心」(《福音的喜樂》,198)。

在此一世界日中,我們都被邀請要把這一篇聖詠的話語付諸實行: 「貧困的人必將食而飽飫」(詠二二27)。我們知道,在耶路撒冷 的聖殿裡,在祭獻的禮典之後,會擺設宴席。在許多的教區裡,去年也有過一次的經驗─ ─ 豐富了第一屆世界窮人日的慶 典。許多的人找到了家的溫暖、一頓宴會餐飲的喜悅,以及那些 藉著分享一頓簡單且具有兄弟情誼餐點的人們的精誠團結。在今 年以及在未來,我也想以喜樂的精神來慶祝這世界日,為重獲共 聚一堂的能力,在團體中一起祈禱,並共同分享主日當日的用 餐。這是一種將我們帶回初期基督信友團體生活的經驗──路加 聖史用原始和最簡樸的方式所描述的:「他們專心聽取宗徒的訓 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凡信了的人,常齊集一處,
一切所有皆歸公用;他們把產業和財物變賣,按照每人的需要分 配。」(宗二42,44-45)

7. 基督信仰團體每天都採取行動,為給予那些在我們眼前許許 多多形式的窮人親近和慰藉的記號。通常,與其他非基於信仰,而是基於人道關懷的組織合作,能帶來我們無法獨自能够實現的 支援。若我們承認在這廣大的貧窮世界裡,我們的支援也是很有 限,脆弱並且不足,我們便會向他人伸手求助,為使彼此間的合 作能更有效益地達到目標。我們是因信德及愛的誡命的催迫而行 動,而我們要懂得認同其他的援助方法,以及其他關懷團體所追 尋的部分同樣目標;只要我們不要忽視我們自己獨有的特質,即 要將所有人帶到天主那裡和助入成聖。與不同經驗對話和提供我  們謙虛的合作,毫無任何意識要當主角,這是我們所作出合適及 完全符合福音的回應。

在服務窮人時,沒有必要去爭取首席地位。我們反而要能够謙卑 地承認,所有的舉動,都是聖神所激發而使之成為天主的回應及 臨近的標記。當我們找到走近窮人的模式時,我們知道首席地位 是屬於天主的,是祂打開我們的眼睛和我們的心,引領我們歸 正。窮人所需要的並不是誰來當主角,而是那自我隱沒和不記行 善的愛。真正的主角是上主和窮人。凡是獻身於服務的人,就是 天主手中的工具,使人能認出祂的臨在及救恩。聖保祿宗徒在書 信裡提醒格林多的基督徒--他們在尋找最珍貴的神恩上彼此 間競爭;「眼睛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們』;同時,頭也不能 對腳說:『我不需要你們』」(格前十二21)。宗徒就作了一個重 要的思考,注意到,身體上所有的肢體,似乎較脆弱都是更必要 的(參閱:22 節);而那些「 我們以為是身體上比較欠尊貴的肢體,我們就越發加上尊貴的裝飾,我們不端雅的肢體,就越發顯得端雅,至於我們端雅的肢體,就無須裝飾了」(參閱:23-24 節)。保祿在 作一個有關神恩的基本教導時,他也教育該團體,在面對較脆弱 和較貧困的成員時要有福音的態度。基督的門徒不應輕視他們,覺得他們可憐,反而蒙召要尊敬愛護,優先對待這些成員,深信 他們是耶穌在我們中間的臨在。「你們對我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
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廿五40)

8. 在此,我們看出我們的生活方式與世界的生活方式,兩者之 間的距離有多大──這世界稱揚、追尋和效法那些有錢、有勢的 人,邊緣化那些貧窮的人,並認為他們是廢物和一種恥辱。宗徒 的話正是一種邀約,為使我們與基督奧體中較軟弱和較貧乏的人 的精誠關懷達到福音的圓滿:「若有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 都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蒙受尊榮,所有肢體都一同歡樂」(格 前十二26)。同樣地,在致羅馬人書,保祿也勸勉我們說:「你 們應與喜樂的一同喜樂,與哭泣的一同哭泣。彼此要同心合意,不可心高妄想,郤要俯就卑微的人」(十二15-16)。這是基督門 徒的聖召、一個要以恆心追求的理想――在我們日漸懷有「耶穌 基督所懷有的心情。」(斐二5)

9. 我們因為有信仰的引領,希望的話語自然而然成為本文的結 語。通常是貧窮的人打破我們的冷漠――這冷漠是因為我們的生 活觀過於急功近利所致。窮人的呼聲也是一種懷有希望的呼喊,藉此表示有信心被釋放。此希望基於天主的愛――天主從不遺棄 那些信賴祂的人(參閱:八31-39)。聖女大德蘭曾在她《全德之 路》中寫說:「神貧是個寶貝,世上一切好事,盡含其內。神貧 具有很大的統治權。我是說,那根本不掛念世上美物的人,神貧 再次賦予他統治一切的權柄」(二5)。在我們能够分辨真正的財 富時,我們在天主前成為真富,而在我們自己和別人面前成為有
智慧的人。正是如此:在我們能賦與財富正確及真實的意義時,我們即在人性上成長,並成為有分享能力的人。

10. 我呼籲所有的主教弟兄、司鐸們,尤其是執事們,因為他們 接受覆手是為服事貧窮的人(參閱:宗六1-7),連同度獻身生活 者,以及眾多的男女平信徒,他們特別是在堂區,修會及各種活 動中,可使教會對窮人的呼聲所作的回應變得可以觸摸,共同活 出這世界日,使它成為新福傳的特殊時刻。貧窮的人向我們作福 傳,同時每日幫助我們了解福音之美。我們不要讓這一個恩寵的 機會偏於空幻。讓我們大家在這一天都感受自己在他們面前是負 債者,因為彼此向對方伸手,才能實現信德所支撐的救贖性的相 遇,使愛德有所作為,並使望德持續平穩地一路前進,走向即將
再來臨的上主。

教宗方濟各

發自梵蒂岡

帕多瓦聖安東尼紀念日,2018 年6 月13 日

(天主教台灣明愛會 恭譯)

 



© Copyright -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